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晚秋鸿雁欢迎您

保持良好的心态,平平淡淡才是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屋  

2011-07-17 15:53:25|  分类: 真情时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昨天,小妹打电话过来说,由于征用土地,我们家的老屋被推倒了!尽管没有亲见老屋被推倒的悲惨情形,但心中还是一阵隐隐的作疼。在这个小村落,在这老屋里,曾留下了我太多童年的快乐留下过我太多太多美好的记忆!在我的心中,低矮昏暗的老屋永远高高矗立着!

   我出生在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。小村子坐落在一条山沟里,背面紧靠着近三十米深的悬崖,犹如一道天然的屏障,严严实实护住村子。村前是一条四季不息的小清河,这是村庄的血脉,蜿蜒曲折,川流不息。河的南岸,几百米宽的开阔地上,长着各种不同的树木,或高大参天,或独树一帜,或挂满果实。山沟的南侧坡度缓和,长满了四季常青的松柏树 。小山村,就掩映在参天大树之间被绿色团团包围,冬暖夏凉,气候湿润

   我们家住的是一套四合院,是爷爷兄弟三人唯一的房产。自我记事起,这套四合院里已经住着祖孙三代,二十几口人。和我同龄的还有大伯和二伯家的两个堂哥。人口多而房屋少,四合院里特别热闹,人与人之间关系也特别密切。天井共用,厨房公用,许多农具都共用。由于厨房共用,无论哪一家有好吃的,孩子们都可以共同分享。

   那时生活条件差,孩子们也不挑剔,每天靠煎饼,窝头或菜团子度日。秋天收获了新鲜的地瓜,孩子们脸上或身上也开始长膘了。这时,每当母亲摊完煎饼,不舍的浪费草木灰的余温,总要扣一盆儿地瓜出来。把草木灰扫在一边,在地上铺些柴草,然后把地瓜一层层摆上,等摆到夠满一盆儿时,用盆儿先扣一扣,如果合适,迅速往地瓜上倒些水,趁着热气腾腾,极快地用盆儿把地瓜扣起来,再用草木灰把地瓜和盆儿严严实实埋起来,三到四个小时后,地瓜就熟了。整个四合院里的大人和孩子都随便来吃。我和同龄的两个堂哥,母亲会给我们一人一个小碗儿,把去了皮的地瓜放在碗里,用筷子插着吃或者用勺子挖着吃。扣出来的地瓜特别好吃,软软的,甜甜的,还带着特别的浓浓的香味儿。那种浓香,现代化的工具和做法是无论如何也做出来的。离开了家乡,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吃到扣地瓜了。但老家的扣地瓜却一直香甜在我心里!

  最热闹是夏季的晚上,夜幕渐渐降临,每家门口前安放一张饭桌,陆陆续续把晚饭摆到饭桌上。这个时候,是我们小孩儿们最快乐的时候,围着一张张饭桌跑着笑着。而后,这碗里吃几口,那桌上吃几口,我最喜欢吃的是大伯母做的菜粥,吃在嘴里特香。大伯母人特别和善,脸上总是挂着笑。每当大伯母把菜粥盛给我时,总喜欢笑着说:“吃了我的粥,就是我的闺女,就得跟我睡。”我也不吭声,只是低头吃粥。那时的我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不愿意跟大伯母,其实自己是很喜欢大伯母的!

       每每这时,整个院子里,孩子们的奔跑打闹声;奶奶们害怕孩子们摔着,着急的责骂声;爷爷们捋着胡子,慢条斯理的哈哈笑声;哥哥姐姐温习功课的朗朗读书声;父亲和伯父们收工回来,农具的磕碰声;母亲和伯母们烧火做饭声,声声汇合,噪杂但非常和谐。这热闹非凡的晚上,直到小孩子们跑累了,钻进大人怀里进入甜甜的梦中,才渐渐的平息。于是,剩下的就是劳作了一天的父母,伯父伯母们边乘凉边闲聊:聊年景、聊天气、聊收成,聊张家长李家圆。这种大家庭的和睦相处,其乐融融,在当今的城市里,无论如何是找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日子过的清贫,夏季的晚上不可能撑起蚊帐或点起蚊香。下地回来的父亲和伯伯们就顺手捎回些艾草,把艾草晒得半干,再拧成草绳,晚上就把点燃的草绳挂在门框上。满院子里会弥漫着一股艾草的清香。就是现在,我闭上眼睛,自己仿佛还能闻到那股浓浓的艾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夏季是孩子们的季节,农村孩子脚底板子厚,不怕扎,也不怕磕,赤着脚,半光着身子,漫山遍野的疯跑。跑热了,一头扎进小河里,撅起屁股,手脚并用合泥巴,挖沙子,堵水湾,整个的夏季,这条小河成了我们最好的玩伴。玩儿得尽兴时,即使肚子里咕咕抗议,也只有听到母亲特具磁性的唤儿声,才连人带衣服一起在水里打个滚儿,洗去身上的泥沙,抖着一身水跑回家。免掉洗手的工序,不管是煎饼、窝头,或是菜团子,抓起来就是一阵风卷残云,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     至今让我难于忘怀的,是伏天的傍晚,母亲在家烧饭,我就跟着哥哥们到小河边上去抓知了猴。也许是我年龄还小,或是缺乏技巧,每次总是抓得最少。尽管如此,但还是乐此不疲。把抓来的知了猴,用开水烫过,然后用盐淹上一天多,放在锅里一烹,又香又脆,吃一回能香好几天!有时为了这道美食,不惜小胳膊小腿上被树枝刮出一道道的血印,被蚊虫叮咬出一个个红包。母亲看了心疼,但我们绝不会因此而错过盛夏的每一个傍晚。

         四合院里的童年,是一段神仙般的日子。长辈们下地回来,或捎一把酸枣,或摘几个山杏,或串一串蚂蚱,都会让我们欣喜若狂。若捎回来蚂蚱,我们会趁着母亲做饭,用铁钳子夹起来,放在火上烧了吃。同龄的兄妹几个,你吃这个,我等下一个,哪个美,就是现在的山珍海味也绝对不换!在同龄的兄妹中,属我最小,又是女孩儿,每次分吃的,哥哥们都会很自然的把好的让给我。随着更多弟弟妹妹的出生,我也学会了把最好的让给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 后来,随着年龄的长大,自己和两个同龄的堂哥一起进了学校。放学回家,不管是那个爷爷看到,都会乐呵呵的把我们叫到跟前,检查这一天我们在学校的收获。那时的课程没有现在这么多,也非常简单。也许是哥哥让着我,也许是女孩语言上占优势,每次都是我背的最好,就像唱儿歌一样,即轻松又快乐。记得,就属二爷爷鬼点子多,不仅检查背课文,还检查识字。在我背过的课文中,用他的大手一捂,前后的字都看不到,就让认中间的。每当这时,我往往要输给两位堂哥。再后来,为了不输给哥哥,我就私下里偷偷的记熟每一个字,以便爷爷们检查时对答如流。由于我课文背的好,算术也好,还下功夫多认了字,所以得到爷爷们的夸奖也最多。检查完作业,爷爷会乐呵呵的说:“来帮我捶捶背”。这时我们就争先恐后的,将小拳头就像小鸡啄米一样落到爷爷的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大堂哥要娶媳妇了,堂姐和二堂哥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四合院的确拥挤的不行。于是,父亲、伯伯们就开始规划另选宅基地,建设新房。就这样,一家一家陆陆续续搬出了四合院,等到二伯父一家住进新房,四合院也彻底的安静了下来。搬出后,父亲和伯父们曾对老屋修缮过几回,但老屋还是一下苍老了许多,寂寞了许多!

         随着年龄的长大,和堂哥堂姐一起玩耍的机会少了许多。后来,哥哥考上了大学,离开了小村子。再后来,我也考上了大学,离开了小村子.......

        每次回老家,我都习惯于去老屋子看看,不图进门,就是站在崖头的边上,静静地看一会儿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 昨天,小妹电话里说,老屋被推倒了!尽管没有亲见,悲伤却填满的心胸,不知不觉中暗暗伤神落泪。未倒的老屋低矮昏暗,却牢牢矗立在我的心里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